经典的SPC应用的例子:
发布于:2009-8-27 已被阅读: 次 
    从网上看到一个经典的SPC应用的例子,与大家共赏:
    俗话说宴无好宴。朋友邀我去他家做客吃晚饭,进了门迎面遇上他焦急无辜的表情,才知道主题是
咨询。起因是朋友最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罪证就在他家门口玄关的那张纸上——朋友的太太是一家
美商独资企业的QC主管,在家里挂了一张单值-移动极差控制图,对朋友的抵家时间这一重要参数予以
严格监控:设定的上限是晚七点,下限是晚六点,每天实际抵家时间被记录、描点、连线——最近连续
七天(扣除双休日)的趋势表明,朋友抵家的时间曲线一路上扬,甚至最近两天都是在七点之后才到家的
,证据确凿——按照休哈特控制图的原则和美国三大汽车公司联合编制的SPC(Statistical Quality 
Control,统计过程控制)手册的解释,连续7点上升已绝对表明过程发生了异常,必须分析导致异常的
原因并做出必要的措施(比如准备搓衣板),使过程恢复正常。显然,我可能给出的合理解释成了朋友期
待的救命稻草,而这顿晚饭就是他在我面前挂着的胡萝卜。
  显然,朋友的太太比我们绝大多数的企业家更专业(当然,作为同类,我想这也许就是导致我们只
能成为管理工具的原因),她清楚地认识到:预防措施,永远比事后的挽救更重要。
  顺便说一句,朋友太太厨艺很优秀,属于那种下得厨房上得厅堂的模范太太——当然,对朋友的在
意程度更是显而易见的,否则不会选择抵家时间作为重要的过程特性予以控制——这个过程参数,在她
眼里,无疑昭示着忠诚度。饭后上了红酒,席间的谈话就从过程异常的判定开始。  
  “我们先来陈述一下控制图的判异准则:第一,出现任何超出控制限的点;第二,出现连续7点上
升或者下降或者在中心线的一边;第三,出现任何明显非随机的图形。显然,目前该过程已经符合其中
第一和第二项,确实出现了异常。作为过程控制的责任者,你打算怎么分析呢?”“那么,我们寻找的
还是这五个方面的原因了:人、机、料、法、环?”
  “是的。”
  “好。在我们开始分析之前,我想顺便问一下,你是从哪里学会控制图的?”
  “除了公司的培训之外,讲述统计过程控制的书籍不计其数,作为在质量领域被广泛应用的技术,
以Statistical Quality Control为题的书籍虽说不是汗牛充栋,也已经目不暇接。最近从亚马逊书店
邮购的这两本,McGraw-Hill Series in Industrial Engineering and Management的Statistical 
Quality Control,还有Douglas C. Montgomery的Introduction to Statistical Quality Control。
再比如这本STATISTICS: Methods and Applications,国内比较好的专著,我喜欢孙静的这本《接近零
不合格过程的有效控制:实现六西格玛质量的途径》。不过这些书也很难给出太多新的理论,因为SPC
已经足够成熟,找来新书也不过看看不断翻新的新的应用范例,或者结合新的技术之后会是什么样子,
比如,有没有研发出功能强大的新软件。”
  “呵呵,也没必要采用如此先进的控制技术吧?”朋友插嘴道。
  “你错了,统计学应用于过程控制,不过代表着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最先进的质量管理水平。我们采
用的控制图方法,一般称为休哈特控制图(Shewhart Control Chart),最早是在1924年,由美国贝尔电
话实验室休哈特(W.A.Shewhart)博士提出的。当时这一方法并未得到企业的普遍采纳,仅仅在小范围内
得到应用。后来,两个意外的机遇使它在全世界名声大噪:一是二战期间的1942年,美国国防部邀请包
括休哈特博士在内的专家组解决军需大生产的产品质量低劣、交货不及时等问题,专家们制定了战时质
量控制制度,统计质量控制(SQC) 被强制推行,并在半年后大获成效。二是休哈特博士的同事,伟大的
戴明(W.Edwards Deming)博士,1950年将SPC引入战后的日本,为日本跃居世界质量与生产率的领先地
位立下了汗马功劳。质量专家伯格(Roger W.Berger)教授的分析认为,日本成功的重要基础之一,就是
SPC的应用——控制图(或者,按照台湾的习惯称呼,管制图)已经成为常规技术,名列‘QC老七大手
法’之一。”
  “因果图也是‘QC老七大手法’之一。别打岔,也许分析出来的结论是环境因素:外面有狐狸精。
”她狠狠瞪了朋友一眼。
  “在得出结论之前,我们继续分析吧,”我把话题拉了回来:“下班回家首先应该是一个稳定的过
程。”
  “是的,他的德国老板坚持不允许他们加班,所以下了班就应该在规定的时间回家。”
  “好的,路线是固定的。”
  “对,他在五点的时候关闭计算机,五点一刻在停车场走到自己的车位,45分钟应该到家。驾照已
经一年半,熟练程度没有问题。即使稍微有点堵车,或者在附近的报刊亭买杂志,他总是喜欢买那几本
电影杂志,因为有免费附赠的DVD。即使这些事情同时发生在同一个傍晚,我给了他一个小时的控制限
范围,绝对够充裕了。”
  “听上去是足够充裕了,”我表示同意:“而且符合稳定过程的控制要求。惟一的瑕疵是,一小时
应该作为规范限而非控制限,规范限相当于公差范围,而控制限则应该更为收缩,而且应该进行过程的
初始研究,通过计算得出。”
  “那岂不是范围更小?”朋友把绝望的目光投向我,仿佛在鞭挞一个叛徒。
  “是的,我把确定控制限的步骤简单化了,”她点头:“仅仅根据大致的印象,好像他没有在七点
之后回家过,除非这天晚上另有活动,那不属于我这张图控制的范围,比如我们一起在外面吃饭,或者
看电影,泡吧。”
  “持续稳定的过程是工业企业梦寐以求的,”我插话道:“尤其是重复发生的批量生产过程。”
  “是的,过程的输出,也就是产品的特性,必须在控制限范围内,因为过程的输出必然存在变差—
—所谓变差,通俗地讲,就是:即使是世界上最精密的设备,也不能生产出两件一模一样的产品来,它
们之间的差异就是变差——不要跟我说你看不出它们之间的差异,那只能说明你的分辨率不够。”
 “所以我们希望过程是受控的。换句话说,我们希望过程首先是稳定的,其次,我们希望过程输出的
变差范围足够小。”
  “过程范围足够小的过程,我们就称之为具备能力的过程,看来,有必要对你回家的时间以6σ为
目标实施管理。”
  “维持过程稳定和维持过程能力,是需要耗费成本的,越是好的过程能力意味着更为高昂的成本。
我们确定过程目标时必须考虑经济性,投入取决于风险程度。”我赶紧扼杀了她的新念头。
“是的,”她越来越倾向于听取我的意见了。这是好兆头,她又说:“我们在生产线上采用控制图的,
都是关键和重要的产品特性,我们希望在发生不合格之前就发现趋势,以避免不合格的实际发生。控制
他的回家时间也是一样,发现异常,及时采取措施扼杀任何苗头,不要等到他夜不归宿的时候才恍然大
悟。”中国品质管理网’ 
  我大笑:“有这么高的风险么?据我所知,他可是非常在乎你的,不然就不会紧张到要把我请来作
客了。”
 她也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其实,控制图也就是半开玩笑地提醒他,心思专注一点。你知道的,他总像
个长不大的孩子,小时候放学不止一次,在小人书摊上看书看得忘了回家,急得妈一路去找,找到了揪
着耳朵回去吃冷饭的。”
    “那你有没有从自身找原因,譬如最近不大注意打扮了?”看到朋友的窘相,我赶紧转移矛头。
  “嗯,这我倒没注意。不过,我似乎也一直没有松懈过取悦他的。”
  “也许有别的原因,我知道最近外环线的浦东段在修路,昨天我还在杨高路立交桥附近堵了一个半
小时,因为往西的路段只剩两根车道。”
  “真的?我以为他编的借口呢。”
 “看看,我说了她也不信。”朋友总算可以合理地表达委屈了,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。
  “而且外环的维修工程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,听说要一个月左右,”我说:“这段时间内,我们
的控制限是不是该重新设定一下?”
  “好的,”她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把控制限范围整个往上提高一个小时,再放宽一点。不过,等工
程结束了,我们就恢复原先的控制限。”
  “好的,这让我重新领教了职业质量控制专家的风采,”我看出,我的赞誉使她稍稍有点脸红:“
一直以来,质量管理界的经验被给哲学思想的贡献,以我个人的眼光看,是被忽略了,也许没有人看到
它们之间的联系。记得金观涛和华国凡合著的《控制论与科学方法论》吗?”
 “最近刚刚再版了,”他俩一起点头。我的朋友们都有一个共同点:热爱读书。
  “这书首版于1983年,曾经风靡一时——其实在文革临近尾声的时候,它已经以手抄本的形式在地
下广为流传。”
  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认为统计过程控制的思想,是系统论、控制论的源头之一?”
  “至少有一定的关联。从具体的、单一的某道生产过程,我们将控制图获取的信息予以分析,以此
来调整输入,这就是一个系统反馈的过程。后来,过程的概念被放大了,比如我们可以把公司的采购作
为一个过程来分析,对这一过程的衡量指标予以分析,根据分析的结果决定相应的措施。再后来,整个
公司的运营被视做一个过程,各项指标被用来进行分析,并支持决策,过程模型就这样被再度放大了。

  “其实仅就微观的过程而言,如果管理者头脑里有过程的清楚概念,就可以避免很多错误,”她插
话,“记得你曾经取笑说,如果在汽车业的生产现场干1到2个月的操作工,或者一线主管,The Second 
Century的作者会为自己对BTO概念的诠释感到脸红,我拍手称快。”
  “是的,尤其像汽车这样复杂的产品,制造过程需要经过充分的调试才可以达到稳定,继而具备过
程能力—世界上最难以控制的,就是单件产品的生产过程了,因为过程调试的成本太高了。所以每天回
家的时间可以控制,选择结婚对象这一过程就只能赌一把了。”
编辑:admin
SPConline.net